当前位置: 首页 >> 专题专栏 >> 红湖文学 >> 正文

散文原创:苏轼,永恒的传奇

信息作者: 发表时间:16-04-25 17:42:00 来源:
  

捧一壶清酒,站在黄州的城楼上,对面是那一块茂密的东坡;品一杯香茗,坐在西湖的小船里,眼前是那一道雄伟的苏堤;携一方竹席,坐在细碎的光阴里,头顶是那片久违的椰林。历经百年,栉风沐雨,你如同这些名胜一样,永驻人间,不曾远去。

苏轼,你用狂放泼洒了一副奔放的写意。那个在大江边高唱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”的人是你吗?那个“夜饮东坡醒复醉”后低吟“小舟从此逝,江海寄余生”的人是你吗?不错,正是你,正是狂放不羁、傲视一切、无拘无束的你。乌台诗案,你命悬一线,走出狱门,你即书诗四句, “平生文字为吾累,此去声名不厌低。塞上纵归他日马,城东不头少年鸡”,随后掷笔大笑,只叹自己“不可救药”。是的,自由是自由者的通行证,狂放是狂放者的墓志铭,你在这幅写意里有太多不合时宜的身影。

苏轼,你用豁达开启了一片广阔的新天地。人在乌台,危在旦夕,其他重刑犯头抢地,心惕息,哭震天,号凄厉,你却酣然入睡,鼾声如雷,视睡如归。难怪皇帝你“于心无愧”,难怪你总是化险为夷。人在惠州,你从容写下“日啖荔枝三百枝,不辞长作岭南人”的诗句。人在儋州, “食无肉,病无药,居无室,出无友,冬无炭,夏无寒泉”,但你在数落了这种种不便后,却又说“唯有一幸,无甚瘴也”。是啊,心有多大,道路就有多宽,有荔枝吃就是天堂, “无甚瘴”就是福祉,开启这片辽阔晴空的正是你的随遇而安。

苏轼,你用仁爱铸就了一段永恒的传奇。密州的蝗灾,弃儿弥城, “秋禾不满眼,宿麦种亦稀。永愧此邦人,芒刺在肌肤。平生五千卷,一字不救饥”,那个失声痛苦的人是你吗?贫瘠的黄州,在听到无数的家庭只生两男一女、过多就杀死的野蛮习俗,那个眉头紧锁、上书太守、移风易俗、亲自成立救儿会的人是你吗?在杭州,捐黄金、建中国最早的医院,修堤防、解决居民用水困难的人是你吗?是你,正是你, “如烟往事俱忘却,心底无私天地宽”,你宠辱偕忘,一心为民,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幼吾幼以及人之幼,你的传奇永远和人民连接在一起。

站在历史的天空下,我细数繁星,只有你最明亮;翻起发黄的扉页看曾经的诗篇,只有你的最真实。黄州、惠州、儋州,你没有被命运拖垮;东坡肉自酿酒,你一直笑傲天涯。奇哉,一位狂放的诗人;美哉,一位行吟的歌者;壮哉,一位济世的太守。梦中,竹杖芒鞋的你且吟且行,缓缓向我走来……(编辑:凡延卿)

责任编辑:红湖网记者团二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