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> 专题专栏 >> 红湖文学 >> 正文

散文原创:秋思

信息作者:热娜·奴尔买买提 发表时间:16-11-10 12:09:32 来源:新疆大学报

秋是那样落寞,沉默,让人如此觉得歇斯底里的反抗。它用这样凄冷的色彩来彰显它繁华过后的异样美丽,是淡漠与凝重。那泛黄纸上浓重的一笔是那样的触目惊心。枯黄的野草随着风摇动,大地附着着冰霜,落叶穿带着薄玉,是阳光下的泪滴。是那样的美,美的心碎,美的彻骨。一触让人透骨的凉。是冰里的景色,通透却不可及。更是冬日里的窗花、不禁让谁去靠近。秋日中衰落寂寞的红颜,是命运。也许更应该放手、更应该洒脱,用一颗毫无眷恋的心去迎接、去拥抱那可怕的宁静。允许一切尘埃落定,纵然是沧海难为,心更该随境境迁。四季循环往复,命运永无轮回。就此改过,但愿释然。

秋天,也最易让人触景生情。“枯藤老树昏鸦。小桥流水人家,古道西风瘦马,夕阳西下,断肠人在天涯。” “元曲四大家”之一的马致远,以自己对秋季的感受用了寥寥28个字,把秋天的感觉推向极致。能够发现他孤独,他那时的世界,可能没有春夏季,只有带霜的秋天。秋天是桀骜的。“落霞与孤骛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。”名列“初唐四杰“之首的青年才俊王勃,早在《滕王阁序》之前就以其独树一帜的不羁诗风蜚声朝野,想那个秋天,身处上流社会的意气书生,吟唱着“海内存知己,天涯若比邻”,为赴蜀上任的杜少府送别,是何等的洒脱放达。然而,却在度过一段屈辱的牢狱时光后,远离了那个锦衣玉食的上流社会。写下了恢弘的绝唱。谜一样的王勃,留给秋的,是一朵桀骜的浪花。秋天,还有“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”的轻叹和“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”的感慨,是李清照的多愁善感。

这多情的秋引得多少文人志士向它赞美:郁达夫在《故都的秋》中这样说到:“秋天,无论在什么地方的秋天,总是好的;可是啊,北国的秋,却特别地来得清,来得静,来得悲凉……南国之秋,当然是也有它的特异的地方的,比如廿四桥的明月,钱塘江的秋潮,普陀山的凉雾,荔枝湾的残荷等等,可是色彩不浓,回味不永。比起北国的秋来,正象是黄酒之与白干,稀饭之与馍馍,鲈鱼之与大蟹,黄犬之与骆驼。秋天,这北国的秋天,若留得住的话,我愿把寿命的三分之二折去,换得一个三分之一的零头。”鲁迅在《秋夜》中说:“这上面的夜的天空,奇怪而高,我生平没有见过这样的奇怪而高的天空,他仿佛要离开人间而去,使人们仰面不再看见。然而现在却非常之蓝,闪闪地夹着几十个星星的眼,冷眼。他的口角上现出微笑,似乎自以为大有深意,而将繁霜洒在我的园里的野花草上。”老舍在《济南的秋天》中这样描述到:济南的秋天是诗境的。设若你的幻想中有个中古的老城,有睡着了的大城楼,有狭窄的古石路,有宽厚的石城墙,环城流着一道清溪,倒映着山影,岸上蹲着红袍绿裤的小妞儿。你的幻想中要是这么个境界,那便是个济南。设若你幻想不出——许多人是不会幻想的——请到济南来看看吧。林语堂在《秋天的况味》中感慨:“秋是代表成熟,对于春天之明媚娇艳,夏日之茂密浓深,都是过来人,不足为奇了,所以其色淡,叶多黄,有古色苍茏之慨,不单以葱翠争荣了。这是我所谓秋的意味。大概我所爱的不是晚秋,是初秋,那时暄气初消,月正圆,蟹正肥,桂花皎洁,也未陷入懔烈萧瑟气态,这是最值得赏乐的。那时的温和,如我烟上的红灰,只是一股熏熟的温香罢了。”还有张爱玲在《秋雨》中说:“雨,像银灰色黏湿的蛛丝,织成一片轻柔的网,网住了整个秋的世界。天地是暗沉沉的,像古老的住宅里缠满着蛛丝网的屋顶。那堆在天上的灰白色的云片,就像屋顶上剥落的白粉。在这古旧的屋顶的笼罩下,一切都是异常的沉闷。园子里绿翳翳的石榴、桑树、葡萄藤,都不过代表着过去盛夏的繁荣,现在已成了古罗马建筑的遗迹一样,在萧萧的雨声中瑟缩不宁,回忆着光荣的过去。草色已经转入了忧郁的苍黄,地下找不出一点新鲜的花朵;宿舍墙外一带种的娇嫩的洋水仙,垂了头,含着满眼的泪珠,在那里叹息它们的薄命,才过了两天的晴美的好日子又遇到这样霉气薰蒸的雨天。只有墙角的桂花,枝头已经缀着几个黄金一样宝贵的嫩蕊,小心地隐藏在绿油油椭圆形的叶瓣下,透露出一点新生命萌芽。”

有人说,秋天是成熟的季节、收获的季节、充实的季节,也是淡泊、宁静、惹人相思的季节。自然界的万物,经过了春天的勃勃生机,经历了夏天的繁华茂盛,不再以受人赞美为荣,不再以受人宠爱为乐,默默地奉献、默默地充实、默默地接纳人类的愁思、默默地归依大地准备经受寒冬的洗礼,秋天更是一个充满诗意的季节,有“红于二月花”的枫叶,有“桂子日中落,天香云外飘”的桂花。更有“此花开尽更无花”的秋菊……纵然是凋零的花草,枯败的枝叶也不失为一种英雄主义的浪漫色彩,它们旋舞着,以轻盈的姿态拥抱大地,飘落于泥土以求与世无争的豁达与解脱。枝头也好,泥土也罢,都是一种归宿——“落红不是无情物,化做泥土更护花”。暂时的沉默,为了更绚丽的春天,却孕育着无限希望与生机。

秋天,尽管有秋思,有秋愁,甚至有秋悲,但那不应是秋的本质,或者说就不是当代秋的境况,当代的秋天是让人充盈着喜悦与希望的。你瞧,翻滚的稻浪,饱满的果实,是大自然赐予在春风中播种,夏日里耕耘的人的收获。

热娜·奴尔买买提

编辑15-1班